做 媒

文/张 帅

秋婶从云嫂的手里接过照片,只扫了一眼,心下便有些懊悔。依她将近十年的做媒经验,这桩媒恐怕是说不成的。

照片里是一个约二十出头的姑娘,高挑个儿,笑眯眯的倚在一个道具秋千旁,身后是一张草原的布景,照片右下角有几个打印的小字:大华照相馆---2007年5月6日 。

姑娘个子有一米七左右,细长条儿,不过,从照片就能看出来,姑娘面皮黑,眼睛小嘴巴大,用农村的话说,长了副“吃相”。

云嫂看出了秋婶的犹豫,忙解释道:这姑娘是我娘家堂妹,叫素琳,她爸,也就是我大伯在县城工厂当会计,她哥哥已经成家,也在县城上班,嫂子很贤惠。这闺女是我大伯大妈的眼珠子,金贵的不得了。她爸妈承诺,谁娶了素琳,会陪嫁一辆汽车和县城的一套房。

秋婶沉默了会儿,说道,姑娘这个子这长相,配一般人家倒也没什么,关键是我要说的这小伙子人材太好,白白净净一副面皮,双眼皮大眼睛的,那可是十里八乡数得着的好人材。小伙子前年当了兵,在部队表现优秀,有希望留在部队当干部呢。这不是回家探亲嘛,他爹妈托我给他找找,看有没有合适的姑娘。

云嫂撇了撇嘴,嗤!难不成貌比潘安吗?

秋婶递给云嫂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小伙子一身军装,眉清目秀,英姿飒爽,照片右上角有行小字:楚鑫。云嫂一看照片,嘴角就上扬了一个弧度。心想,这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亲事啊,这么好的人材,大伯大妈看见了得欢喜成啥样啊。

秋婶瞅了瞅盯着照片看个没完的云嫂,慢悠悠说道,你看吧,这俩人哪有一点般配的样子啊!

云嫂有些急了,说道,婚姻这事可真说不准,常言道:好汉没好妻,赖汉娶个娇滴滴。你觉得不般配,没准人家就成了呢,要不就安排个时间,先见见,成不成的也没关系。

秋婶想了想,点头同意了,心里却觉得恐怕是白忙活一场。

到了约好的日子,云嫂领着素琳来到了楚鑫家里,楚鑫的爸妈仔细打量姑娘一番,就开始拿眼睛一眼一眼剜秋婶,秋婶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低眉臊眼的跟在云嫂身后。

依照农村相媒的规矩,媒人介绍两个人相互认识后,留俩人在一个房间里聊天,其他人都躲到其他房间或者院子里等着。约一两个时辰后,两个人走出屋子,媒人分别和俩人谈话,询问他们对对方的印象,若是都回答还可以,这媒就算是成了。若是有一方回答说不行,那这媒就是没成,一别两宽。

那天,素琳和楚鑫谈了足足三四个时辰才出屋。秋婶的直觉告诉她,这媒恐怕是要成了。

果然,素琳和楚鑫出了屋子后,素琳脸上染了层红晕,楚鑫的眼睛则如星星一般亮闪闪。

秋婶把素琳拉到一边问她感觉怎样,素琳羞红了脸,索性躲到了云嫂身后。云嫂则是一脸喜色。

秋婶又去问楚鑫,楚鑫笑了,说,婶子,我相亲相了那么多姑娘,她们都是一上来就问我的收入,问我啥时候提干,问啥时候能随军。只有她,什么都不问,只说能对她好就行。她和别的女孩都不一样,又单纯又善良。

秋婶犹豫道,看你爸妈的样子,好像不太赞成这桩亲事,可能嫌素琳长的不太好。

婶子,光长的好看有什么用?我就喜欢温柔善良的女孩,你放心,我爸妈听我的。楚鑫正色道。

秋婶这下心里有了底,再看楚鑫的爸妈时,眼神就不像刚开始那么瑟缩了。

楚鑫走到他爸妈身边,不知道跟他们都说了些什么,他爸妈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脸色稍稍有些缓和,开始招呼大家进屋吃饭。

吃过饭,楚鑫的爸把秋婶拉到院子一角,皱眉道,姑娘长的实在一般,我和他妈都没看上,我家孩子你也看到了,那可是人尖子,让你给介绍,怎么给介绍个这样的啊!

秋婶望了望堂屋里正笑意莹莹给素琳倒茶水的楚鑫,转头笑道,大哥,孩子们的事,只要孩子高兴就成,这姑娘的爸妈说了,姑娘结婚会陪嫁一辆大汽车和县城的一套房呢!

啥?一辆大汽车?县城一套房?楚鑫的爸呆了一呆,又迅速和楚鑫的妈对视了一眼。就算陪嫁多又怎样,后街的小琴这阵儿老往我家跑,小琴是大队书记的独女,那长相可是人尖子呢!楚鑫的妈嘟囔了一句。就是!书记说了,若是小琴跟了楚鑫,楚鑫要啥给啥!楚鑫的爸横了秋婶一眼。

临走时,楚鑫用眼神示意他妈给素琳红包,他妈假装没有看到。农村相媒的规矩,若是男方看上了女方,是要给红包的。

秋婶心里咯噔一下,明白楚鑫没坳过他爸妈。也罢,我这桩媒怕是做不成了,秋婶心里叹道。

楚鑫回部队后,小琴和素琳都经常给他去信,小琴还偷跑去楚鑫的驻地看望过他几次,无论楚鑫怎么拒绝,小琴都不死心。

秋婶心里一直觉得愧疚,几次想给素琳再说个媒,都被素琳拒绝了。

就这么着,半年过去了。忽一日,楚鑫打电话给家里,说是训练时伤了一只眼睛,部队批假让他回家休养。

楚鑫到家那日,小琴和素琳都已经在他家候着了。当小琴看到一只眼蒙着厚厚纱布的楚鑫时,惊愕的捂住了嘴巴。素琳却没什么表情,怔怔的望着楚鑫。

我的左眼会失明,那样的话就只能复员回村里了,你们愿意嫁给一个“独眼龙”吗?楚鑫低下了头。

我愿意,我会做你的眼睛,照顾你一辈子!素琳眼里含着泪看着楚鑫。旁边站着的楚鑫的爸妈悄悄抹了把泪。

而小琴,已不知何时溜走了。

楚鑫“嗖”一下扯下了眼上的纱布,两只眼睛熠熠发光。

啊!你的眼睛没受伤!素琳惊叫。

我的眼睛当然没受伤,而且,我还提干了,楚鑫得意的笑。

爸妈,你们现在知道我为啥喜欢素琳了吧?!楚鑫冲爸妈挤了下眼睛。

楚鑫和素琳的婚礼办的很隆重,还请了秋婶做证婚人。

秋婶看着眼前这一对璧人,突然觉得素琳和楚鑫是她做过的媒里最般配的一对儿。

作者简介:

张帅,女,河南人,硕士研究生学历,从事教育工作,热爱文学与写作。愿,以文字为媒介,结识天下文友,阅尽天下美文,乃,我心夙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