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 刘芳

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案有了来自第三方的独立调查声音。日前,联合国一位调查专家表示,沙特方面蓄意破坏土耳其的调查,且卡舒吉一案就是沙特官员策划和实施的“残忍和有预谋的杀戮”。

据美联社报道,1月28日至2月2日,联合国法外处决、即决处决或任意处决问题(extrajudicial, summary or arbitrary executions)特别调查员卡拉马尔(Agnes Callamard)带领四人小组三次访问土耳其,会见了土耳其外交部长、司法部长、情报部门负责人和负责此案的检察官。

卡拉马尔事后在一份声明中说,“土方希望按照国际法进行迅速、有效而彻底、独立、公正调查的努力,受到了沙特方面的严重限制和破坏。”

她还表示:“令人遗憾的是,土耳其调查人员没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对犯罪现场进行符合国际标准的专业检查,” 而在访问期间收集的证据表明,“卡舒吉遇害案是由沙特官员精心策划和实施的。卡舒吉是这次残忍和有预谋的杀戮的受害者。”

联合国特别调查员卡拉马尔在《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似乎也对这一判断进行了佐证。报道最新披露称,2017年9月,沙特王储本·萨勒曼在和助手Turki Aldakhil的谈话中明确指出,可以引诱卡舒吉回国,或者使用强力。如果两个都不奏效的话,就“给他一颗子弹”。正是在当月,卡舒吉开始在《华盛顿邮报》撰写专栏公开批评王储的治国政策。

《纽约时报》报道称,此次谈话内容当时已被美国情报机构截获,但并未进行分析。在卡舒吉被害以后,美国国家安全局和情报机构开始逐一翻译和分析所截获的所有王储的语音及文字通讯,以确定杀害卡舒吉的主谋。报道说,美国国安局和情报机构多年来一直监听世界各国领导人的通讯,包括盟友国家。

沙特王储本·萨勒曼在联合国特别调查中,卡拉马尔得到了土耳其情报部门掌握的卡舒吉被杀的部分音频材料,但“无法对这些材料进行深入的技术检查”,也没有机会对其进行独立鉴定。她在声明中还表示,调查小组无法会见此案的法医和犯罪现场专家,主要是由于时间限制,但时间不是唯一的原因。据美联社报道,卡拉马尔计划在6月份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交她的最后报告。

2018年10月2日,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内遇害,遗体至今没有找到。沙特方面因卡舒吉一案已经起诉11人,并寻求对其中五人实施死刑。

另一方面,麻省理工学院近来也因为卡舒吉一案成为舆论焦点。据美联社报道,麻省理工学院院长雷夫(Rafael Reif)周三表示,麻省理工强烈谴责沙特“残暴的侵犯人权行为”,但没有与沙特彻底断绝关系的计划。

麻省理工学院院长雷夫自从去年10月卡舒吉一案在国际社会引起轩然大波以来,麻省理工因其与沙特政府的密切关系而饱受批评。这其中包括麻省理工与沙特国家石油公司、沙特国家科学实验室和沙特一家国有化学品公司的商业合同。去年,这些合同给麻省理工带来了720万美元的收入。

一些学生、教师和校友敦促麻省理工断绝与沙特的一切联系,称任何持续的联系都等于默许沙特政权。但在周三致全体在校人员的一封信中,麻省理工学院校长拒绝了这一提议。

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雷夫补充道:“将政权妖魔化是一回事,但将当地人民妖魔化则是完全不同的问题,我们面对的是进步的、想让沙特进入现代化的人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