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百家号作者:十九妹

父亲去世后叔叔占了田地,女儿想要却要不回来,婶子:没她的份儿

我是十九妹,心怀感恩看社会,轻点关注,和我一起聆听世间百态。

按照法律的规定,继承权男女平等,也就是说,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对父母的遗产都享有同等的继承权。但在农村有些地方还有“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的旧俗,如果家中有儿子,财产一般都是由儿子继承的。

河北衡水深州市的小孟,最近因为田地的问题,和叔叔婶婶的关系闹得有点不愉快。据小孟说,父亲当时没有什么劳动能力,自己年轻时又远嫁他乡,所以家中的田地一直无人耕种,于是当时就把这些地包给叔叔家种了。如今父亲已经去世,自己也又改嫁回到家乡,村里正在进行土地确权。她想把田地要回来自己种,然而叔叔婶婶却不给了。

乍一听这叔婶二人不免有霸占财产的嫌疑,小孟没有兄弟,是个独生女。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出嫁了,父母的财产也应该由她来继承,而不是她的叔叔。再者说来,毕竟是自己的亲侄女,算是近亲了,叔叔婶婶这样对待她也太不近人情了。那事实真如小孟所说的那样吗?

在调解现场,小孟的婶子也是一肚子委屈。她说,公公婆婆(小孟的爷爷奶奶)还在世的时候,兄弟俩商量好一人赡养一个,公公在她们家养老,婆婆归大哥(小孟的父亲)管。然而大哥却是个游手好闲的人,不工作也不种地,日子过得穷困潦倒,甚至家里还经常断粮,一断粮婆婆就跑自己家来了。二老去世的时候,大哥也拿不出钱,都是她们家发送(河北“发送”意为办葬礼)的。也就是说,俩老人的养老送终基本都是小孟的叔叔家操办的。

不仅如此,小孟的父亲后来身体也不大好,唯一的女儿又远嫁外地。眼瞅着大哥日子过不下去,弟弟又把他接了过来,当时说好了,大哥家的地由他们来种,他们管大哥吃喝,另外每年给他1500元的租金。而大哥呢,没事儿就帮着干点农活儿,干不动的话也不用他出力。

小孟的婶婶说,这个大哥,不仅干活儿没指望上,而且他还是个花钱没节制的人,兜里一有钱就坐不住,慢慢竟把家都败光了。后来,弟弟(小孟的叔叔)又拿出2万块钱,帮他盖了新房。可没想到,没过多久,大哥又把这房子偷偷卖了。看在亲情的份儿上,对于这些,小孟的婶子一直也没说过什么。

后来小孟的父亲去世,连个停灵的地方都没有,只能去叔叔家。婶子一开始不愿意,因为家里刚盖好的新房,而且是给儿子结婚用的,嫌晦气。不过经过亲戚们的劝说,最终还是同意了。这样来看的话,这个弟媳妇(小孟的婶婶)做得确实到位了,赡养老人没跟大哥争,最后反而还给大哥养老送终,一般人做不到这份儿上。那田地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父亲去世后的第二天,小孟回来了,姑姑和姑父看她日子过得紧巴,也不像能拿得出钱来的样子。就对她说:“你看你嫁得那么远,你爸从来也没能指望得上你。你要有钱就给你爸办个丧礼,要没钱就还让你叔叔婶子操办,家里的财产也让他们接着,你就什么都别要了。哪天要是回来呢,叔叔家就是你的娘家,他们管你吃喝。”当时所谓的财产,也就剩那几块地了,小孟选择了不出钱。因此婶子才会说,大哥的田地已经没有小孟的份儿了,如果非想要,可以把小孟自己那份儿给她,而小孟奶奶和父亲的两份,肯定是不会给的。

而小孟对这样的说法表示否认,说自己当时是带着钱回来的,但叔叔告诉她不用管了,所以才没出钱。而且父亲去世前,姑姑给他找了份在学校烧锅炉的工作。父亲是在上班的时候突发心脏病去世的,对此学校有赔款,因此办丧事也根本不用叔叔家出钱,这个赔偿款自己也没见到。

“哪儿有什么赔款啊?他就是个临时工,又不是正式的,你想学校可能赔钱吗?”婶子对小孟的话哭笑不得,继续说道:“就是学校有人来烧纸,随了500块钱的礼钱,根本就没有赔款。”

双方说的话有出入,为了证实真伪,调解员给小孟的姑父打了个电话。姑父证实了自己当时对小孟说的话,也证实了养老和学校没有赔款的事情,姑父说的话和婶子说的基本一致。小孟这时表示,父亲去世的时候自己年纪还小,虽然当妈了,也才20来岁,什么都不懂,现在也不知道该信谁的了。

婶子表示,自己对这个侄女一直都还可以,小孟在那边实在过不下去离婚了,回来后一直住在婶子家。婶子还帮她张罗婚事,期间又离婚一次,两次出嫁都是从婶子家出去的,这可以说就是她的娘家了。可没想到,现在侄女却反过来又想要回田地。因此婶子最后愤愤地说:“是事儿我都管,最后还是我的不对了,人呐就别有好心,一有好心就伤心。”

笔者以为,财产也好,田地也罢,说到底都是身外之物,有一个知道疼她照顾她的婶子才是最重要的,亲情的分量要比那些大很多。婶子虽然是个外姓人,我觉得能对小孟家做到这份儿上已经相当可以了。小孟从小没了娘,现在父亲也撒手人寰,娘家已经没人了,如果她是个聪明人的话,就应该把婶子当亲妈一样看待。在婆家但凡有点不如意,受点小委屈,还可以找婶子排解。现在一个对她这么好的亲戚也把关系闹僵了,笔者窃以为不可取。

当然,如果小孟非要把田地要回来也不是不可以,但我觉得她至少应该先还三笔债。第一是叔叔婶子替她父亲赡养爷爷奶奶的债;第二是叔叔婶子给她父亲养老送终的债,以及为她父亲办丧事的花费;第三便是她离婚后的这几年,在婶子家对她的照顾。把这些都加起来,或许比那些田地更多,况且亲情债又如何用财物来衡量呢?

唠一唠家长里短,聊一聊世态万千,从别人的生活中也能对照自己,到底哪些东西是真正应该去珍惜的。您觉得这个婶子怎么样?小孟又该不该把父亲的田地要回来呢?